頤和園,與隔壁的圓明園同為中國園林藝術的代表作,也是慈禧太后最後的御花園。弟弟說1997年那次我們也有來頤和園,不過我實在不太記得了... 到底是圓明園還是頤和園?長大了長記憶了,再訪要選擇哪一個參觀也是個需要大抉擇的難題... 畢竟時間不夠只能二選一,幾乎只剩斷垣殘壁的圓明園,還是以後再來好了!

頤和園的門票分為進入公園的票和包含園內景區的聯票,若只買進入公園的門票的話,進入頤和園中的景區如德和園、文昌院、佛香閣等還要另外買票。所以一開始我們就選擇了聯票,淡季RMB.50其實也不貴,只是要卯起來逛才能夠本。

早上陪弟弟外出辦事,中午過後才抵達頤和園售票處。雖說是淡季,但遊客也算不少,不過這種密度還算是可以接受的。

過了仁壽門,來到仁壽殿(怎麼有點像是廢話...)

仁壽殿是晚期清朝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經常出沒的地點。

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在頤和園居住時朝會大臣、接見外國使節都在仁壽殿,仁壽殿也是中國近代史上變法維新運動的策劃地之一。1898年光緒帝曾在頤和園仁壽殿接見維新思想家康有為、詢問變法事宜,任命他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上行走,准其專摺奏事,從而揭開了維新變法的序幕。雖之後百日維新終歸失敗,但頤和園成為晚清最高統治者在紫禁城之外最重要的政治和外交活動中心。

這天空氣品質還不錯!只要有藍天為襯,隨手拈來都是好景。

仁壽殿前的奇石造景~

離開仁壽殿,順著路繞進了文昌院。這裡是得另外收票的,幸好我們買的是聯票,可以長驅直入。

文昌院說穿了就是小型博物館,其格局為四合院式宮殿,分別展示磁器、銅器、字畫等。

不過說真的,這些展品平均而言覺得好沒有看頭!改天應該再去咱們的故宮拜訪一下才是。

(看照片中的主角就可以窺知個人僻好啦...古色古香的建築與氣勢磅礡的庭園景致根本就是完勝!)

雖然室內的展品沒啥看頭,但最大的優勢就是有暖氣啊啊啊)))

一走到戶外整個後悔... 但拍照狂還是寧可待在戶外啊!雖然現在看照片完全感受不到冷意,但當下真的是冰風刺骨啊,沒有適合的防寒露指手套(為了操作相機反覆穿脫手套,不但麻煩而且超級凍)、也沒有給力的暖暖包,零下十幾度配上強風吹拂,真真欲哭無淚。

遠眺萬壽山上的佛香閣,後來去爬了... 很累 

前面這一大片池子,本名叫昆明湖,但這時候應該叫昆明比較恰當!晴空萬里但是沒有陽光普照啊... 真的是冷吱吱。弟弟建議不如先暖暖胃休息一下吧,蓄足體力(還有熱能)再出發。

於是就隨便揀了一間園內的小吃店,本來我只想喝碗熱的,弟弟說乾脆就吃一吃再繼續走吧!

結果不出所料味道果然很貴很普通哈哈。弟弟說他的狗不理包子非常輸鼎泰豐(難怪北京到處都是打著台灣美食名號的吃食鋪),我的酸辣粉味道還可以,口味比較重適合冷颼颼的天。至於原本誘使我選擇這家小店的XX糊(忘記正確名字了... 右下角那碗),沒啥味道,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一踏出小吃店,又是冷風撲面而來... 真想往後鑽 

不過遠望層巒疊嶂,真的美不勝收。以前的皇室家族生活還真是享受。

偷學弟弟,來張逆光照練習。

有位大叔拿超大支毛筆在地上隨意揮毫,引來不少人圍觀。

還有人上前央求「點字」,然後再很興奮地跟地上的「字」留影(啊怎麼不是跟厲害的大叔合照?)

再說第一十二遍:蕭瑟還有古意的氛圍好適合北京!

尤其是畫面凍結的瞬間,特別發思古之幽情。

不過走出這大觀園之後的城市面貌就是完完全全另一回事兒了! 

亂走來到這個不知作何用的「照相部」,沒有走近細看,只捕抓到了剛從暖烘烘的屋內奔出來的小男孩。感覺快要被抓包了所以匆匆按下快門,連水平線都沒抓準,但下一秒站在一旁的家長就直勾勾地盯著我... 只好若無其事地飄走。

還是感謝老天賞臉,予我們一片湛藍的天空,冷歸冷,走出室內還是很值得。

不過還是衷心覺得應該要做足功課(我的歷史沒學好)或是找個博學多聞的導覽陪逛,否則像我這樣腦袋空空學其他遊客亂拍,好像有點浪費了這些建築與文物背後的人文意義。

我和弟弟的共同心得是──

當皇帝老子真的很爽耶!

住在這麼大的地方,這些庭園美景... 真的有辦法讓足跡遍布嗎?

仰望佛香閣,怎麼覺得好高? 

但是這可是要另外購票的呢!既然都買聯票了,當然要去一趟才回本。

沒仔細算總共踩了幾層階,就是很喘,登頂時果然有苦盡甘來之感。

眼前這一片,只是昆明湖喔!頤和園裡的一個,半天然半人工的大池,而已。

回望來時路... 想到就腿軟,而且這僅僅是部份而已 

看吧看吧~還有一大段才到平地!

以前的皇宮貴族的腳力難道特別好?心肺功能也是不錯?

若是都給太監宮女抬上抬下... 真的是太辛苦了 

雲輝玉宇,很有氣勢的一座牌樓。

沒看到鋪雪,直接凍成冰塊的昆明湖面。

有名的石舫 

由於頤和園實在是太大,算了算剩下時間,決定直攻蘇州街。弟弟說小時候曾經來過,似乎依稀有水上人家的印象?好不容易來到目的地(這個皇家園林實在有夠大,標示也不清,一度迷路哈),發現錯估了季節,現在根本是冰上人家... 

不曉得是天氣太冷,還是我們來的太晚,根本沒有營業啊!完全無法與記憶對照。

只剩幾個毛頭小子在結冰了的河面上玩耍。

蕭瑟的景致,搭配寒刺骨的溫度,別有一番滋味。

於是聯票中的蘇州街,也是浪費了,不過算算去了其中三個,還是有夠本。

將近日暮時分,我們在零下十多度的冷風中行走了一天,有點餓也有點累,決定打道回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包さん 的頭像
包さん

Bao's Minority Report

包さ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