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一向給人神秘感的貓被虐殺、再加上遊走於虛妄與現實邊際的學子,拍攝手法又呈現一種魔魅的氛圍... 我幾乎是屏氣凝神地看完這個短篇,而且大半時候感到毛骨悚然。幸好末尾沉重的壓迫感解除,迎來了happy ending。

不得不說,飾演男主角阿衍的劉修甫,表現真是可圈可點,著魔的表情總讓我感覺頭皮發麻。但更讓人離不開目光的,是鍾欣凌飾演的小圓媽 (這個綽號真是取得令人會心一笑)

福泰的體型,並沒有為小圓媽帶來好命。

名存實亡的老公絲毫不關心家務,難得出現就是臭著臉發飆、拳打腳踢,嫌惡壁癌、嫌惡漏水、嫌惡飯菜難吃,扭頭離開繼續在外面的溫柔鄉流連忘返。而兄弟妯娌之間,更是只有假和氣、真較勁。

餐敘桌上輪番點名各家子弟的學業表現,區區數秒決定了走路有風或面上無光,連帶影響了在家族中地位的尊卑。

外勞不願意替爺爺洗澡,大嫂拎著一盒補品竟然就找上了小圓媽!?

爺爺過世後的紙蓮花誰負責? 大家都好忙、那麼只能交給小圓媽了不作二想。兄嫂還特別叮嚀,務必要摺好、摺滿。

任誰看了都會覺得:被貶低成這樣,為何不離婚呢?

或許小圓媽沒有足夠的勇氣斬斷孽緣,但她的確很想挽救婚姻、找回和樂的家庭。

首先就是用"吃"紓壓,雖然不太高明,但起碼比牽扯到其他生命的阿衍好多了。小圓媽篤信吃飽才有力氣打仗,把所有委屈往肚裡吞,將希望寄存在獨子阿衍身上──

只要阿衍考上第一志願,在親戚間就能抬起頭來;只要阿衍成績抬升了,就可以不用再請家教,省下的錢就能拿來裝修房子,老公就會回家吃飯,那麼,一家三口就能再度溫馨團聚。

這是哪門子的神邏輯???

但小圓媽的執念很深、還卯起來執行,對阿衍的學業豪不鬆手,要求每個家教老師打、再打、繼續打,只為了避免落入慈母出敗兒的結局。可惜這些管教無一有效,所有的努力,只讓事情往扭曲的方向發展....

幸好,母貓溫柔呵護仔貓的景象點醒了小圓媽,萬物皆同的母愛光輝照亮了她漆黑的人生之路。她終於決定卸下不合適的嚴母假面,帶著阿衍遠離夫家、遠離情緒勒索,綻放出久違的笑容,心寬體更胖 (喂)

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處境與難題,但認同自我存在的價值、不追求單一的成功定義,多少都會對人生之路有所幫助吧?好像有點遲鈍...

在升學主義掛帥的路上披荊斬棘走來,才有這樣一點體悟。希望為時不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包さん 的頭像
包さん

Bao's Minority Report

包さ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