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過世後兩星期,頻繁地在工作地與兒時故鄉間往返,像是生活突然裂開一個大洞,沒有準備好就掉下去,還要再爬出來擠回原本的陣列... 真是一片兵荒馬亂呀,彷彿產生了時差般的錯置感。體力心力都不大夠用。

沒怎麼下廚,就把兩週集錦一次發完吧

誤以為表皮部分微黑的酪梨可以吃,結果~ 超可怕!

除了硬梆梆不好切開,核跟果肉難分難捨,重點是:

苦到難以下嚥啊啊啊

連忙請出估狗大神,嘗試了兩種催熟法:

1. 用鋁箔紙包起來放烤箱 

2. 低溫水煮 

只求不苦、不求口感媲美自然熟成── 也許是沒掌握好火候,水煮可算失敗,烤箱加熱僅部分見效 (還加熱了好幾回合)。最後端上桌的那碗酪梨,泰半都是微苦,雖然比起剛切開時的味道好太多(起碼吞得下去),但真的不好吃。卯起來加佐料還是蓋不過去....

苦味濃郁,餘悸猶存。

聽說酪梨有分會變黑不會變黑兩種?村上春樹說:「世上有很多困難的事,不過全世界最困難的事, 大概是要說中酪梨的成熟時候吧,我個人這樣想。」無法用酪梨外表判別的話,還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呢。幸好目前在台灣遇過的都是會變黑的品種.... 以後還是乖乖等到整顆紫黑紫黑再殺來吃比較安全。

看到有機紅秋葵很興奮!

從小聽我媽講的是"黃秋葵",眼睛看到的是綠色的鼻涕菜,難得看到紅色款想說讓餐桌顏色更豐富一些。誰知下鍋後,滾水沸騰就發現一根根變色惹~~~ 所以,或許很小的時候就吃過"紅秋葵"也不一定!?

好好活著,人生裡的新鮮事還真是不少。

最近撿拾奔波的碎片時刻讀完《預約。好好告別》、複習了最後幾集《家族的形式》,接下來打算找《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來看。如何面對死亡,真的是很不容易的課題。逝者已矣,將遺憾還諸天地說來簡單,但談何容易?

只能踏實地過好每一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包さん 的頭像
包さん

Bao's Minority Report

包さ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