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看了幾本村上春樹的書,密集度之高居我人生之冠。

兩本購入多時 也遺忘多時 的《村上收音機》,直到前陣子大掃除才重見天日,並突然頓悟這種小尺寸書籍最適合隨身攜帶的呀!根本打發時間良伴。看完瞬間的確也湧出了把第三集抱回家的念頭,幸好緊接著馬上想到家裡已經書淹腳目而作罷。(怎麼不是錢多到花不完呢,可惡。) 至於找了《蘭格漢斯島的午后》來看,乃是為了追尋「小確幸」一詞的由來,作為往後閱讀《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的熱身準備 XD

三本都是輕鬆的短篇,不用絞盡腦汁回想上一pa的情節演到哪裡,隨翻隨讀,零負擔。

原刊載於雜誌專欄的文章,取材主題全無設限。有些感覺「蛤~就這樣?」,有些讀完臉上充滿黑人問號「???」,但有些飛躍想法確實捕捉到了每個人都擁有的天馬行空。那些轉瞬而逝的吉光片羽,一度被日復一日的生活routines掩蓋而遭遺忘,透過作家的筆尖再次流瀉而出,重新感知自己:原來不是那麼乏味無趣的人。

相信會有人嗤之以鼻,覺得太淺太軟、要讀也要選別本作品。吶~ 不諱言,鄙人就是讀不懂村上學的精深、卻想著或許哪一天就能深深入迷呢,所以努力朝這個目標前進 (?)。每隔一段時間就像是生理時鐘被設定了自動提醒般想起:好像可以來看點村上春樹了唷,不過,還是從薄一點的開始吧。

若要細究為什麼,大概就是能夠把村上作品談得頭頭是道的人看起來都十分厲害?XDD

最近剛出版的《大人的村上檢定》,光看書封就知道是集合了上述厲害之人的作品!我很清楚自己的程度, 大概還是處於幼幼班的 現階段不碰為妙,倒是之前腦子不小心一熱預購了《刺殺騎士團長》,結果至今塑膠封膜還完好如初地包裝著。想我至今看過最長的篇幅是《挪威的森林》,而且沒啥特別的共鳴...

總而言之,若是跟我有相同的煩惱 (?),推薦這幾本小書,真的是很不錯的村上學打開方式。

順便補充一下熱門詞彙「小確幸」。村上在《蘭格漢斯島的午后》的〈小確幸〉提到:

〃話說回來,我滿喜歡收集那種──當然是男用的──underpants。有時候自己去逛百貨公司,就會在「買那一條好呢,還是買這一條?」的猶豫之下一口氣買了五、六條。拜此之賜,衣櫃的抽屜裡累積了數量相當可觀的內褲。抽屜裡塞滿了摺疊整齊捲好的乾淨內褲,不正是人生中小而確切的幸福 (簡稱小確幸) 之一嗎,我這麼認為。不過這或許是只有我才有的特殊想法也不一定。因為,除了一個人生活的單身漢之外,自己為自己選購內褲的男人,至少在我身邊是一個也沒有。〃

以及,

〃我也相當喜歡汗衫。將嶄新的,散發著棉花味道的白色汗衫從頭上套下來的時候,那種感覺當然也是一種小確幸。只不過,由於我個人一直是整批購買同一廠牌同一款式,所以和內褲的情形不同,在選購的時候並沒有愉悅的感覺。〃

嗯以上,謎底揭曉。不過比較多人提到的名句「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出自另外一本書,《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以後再找來瞧瞧,感受對照一下。

還有一個很酷的事,我本來一直在想「蘭格漢斯島」是村上哪次旅行待過的小島,結果看到最後一章才曉得:哪是在希臘啊,結果是在胰臟 (islet of Langerhans)!.....我承認當下有種,置身在99.9深山律師自顧自說冷笑話場景的氛圍 XDDD

 

默默地就進入了2018年第二季,感覺年底又會速速到來的樣子。啊可是那個等著被臨幸的書堆怎麼還是這麼高咧?於是順手點了一下今年度看完的書,發現一個震驚但不意外的事實:

我真的是個好逸惡勞的人啊啊啊啊啊 (抱頭)

從小就被我媽說閱讀口味偏好軟性書籍,較嚴肅、生硬的議題一直以來都被鄙人胡亂帶過,看樣子還真沒有言過其實呢。所以說,長成了現在這副模樣也怪不了別人啊唉。回顧一下自己的書單也是挺重要:老是被推遲的書到底是有甚麼理由拒看呢?或是目標設定的太過宏大根本沒有足夠的能力完成呢?總之我覺得適時調整是好的。

不過檢討之後覺得還是要看啊!所以,四月的to-read list就承襲了未竟的作業。

至於最後完成度,糾~竟可以達標多少呢?

嗯,那就下回分曉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包さん 的頭像
包さん

Bao's Minority Report

包さ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