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趕上熱潮看了最近很火的韓片,如果跟《屍速列車》二擇一推薦的話... 毫不猶豫支持小黃運將!

我一直在想「光州事件」聽起來怎麼會這麼耳熟... 原來是之前在查《熔爐》資料時看到的,大致上是說光州是韓國民主化的孕育之地、怎麼會發生如此慘絕人寰的性侵事件云云。不過這部電影對背景細節並未有太多的著墨,以小人物的視角來詮釋這個改變韓國歷史的事件,更觸動人心。

第一個省思是人性。

男主角金萬燮(宋康昊飾演)在家人鄰居眼中,是個有責任感但力有未逮的慈父,這原本也是他唯一的重心──活著但求溫飽,平凡的每一天醒來想的都是如何掙更多的錢,在這個小圈子以外的世界,不勞他多費心思。作為沒有基本薪資的計程車司機,多跑一趟路就是多一筆收入,所以金師傅對示威遊行阻礙交通=擋他財路的大學生們不以為然,為了豐厚的報酬可以使詐搶走同業的客人... 因為欠繳房租多時的家中,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年幼女兒。

大部分的我們都是這樣子的,在不同的情境下切換著不同的面相與不同人相處;也許我們自以為始終如一,在旁觀者眼裡卻可能大不同。提醒自己看人看事勿以偏概全,切入的角度影響了獲取什麼樣的片段,最忌妄下斷言。

陰錯陽差踏入戒嚴禁區後,金師傅目睹了沒有時差的流血衝突,巨大的震撼粉碎了他多年的認知架構:拋下一切趕回女兒身旁嗎?那個看似太平盛世的首爾,那個狹小凌亂卻堅固溫暖的家。繼續留在不知是否能活到下一刻的光州嗎?年輕學生與在地居民齊聚抗爭,訴求理性民主、卻換得更強烈的虐待。

如果顢頇的暴行持續擴散,安居樂業真的就會是一場空。

大家都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所以沒有人會責怪金師傅的掙扎猶豫。也許是人間煉獄的記憶太過鮮明,金師傅發著抖還是鼓起勇氣掉頭回到戰區,用盡洪荒之力完成乘客交付的任務,還有光州朋友們的殷殷期盼。

要求人與人團結合作並不是那麼容易,除了小學幼稚園或軍隊管理可以用威權恫嚇的手段,否則就必須讓大家明白這是為了共同的利益──不一定是與金錢等價的報酬,也可能是滿足形而上的心理需求,榮譽感,成就感,等等。

「以眼前暫時的損己、換取往後更大的利己」,是實用的說服方式,當然要切中要害才會打動人心啦,而一旦攸關性命,抉擇會變得更複雜難測。

第二個感慨,關於假新聞。

為了掩飾惡行,政府嚴控媒體、箝制新聞自由,導致光州以外的人民以為作亂的是不讀書的學生們,合該懲罰。

我們身處在所謂民主自由國度,反而更可能因此喪失警覺。無時無刻都面對著龐大的訊息量,無判別地照單全收的下場是很可怕的。不一定是政治新聞,生活中的大小事包含美妝保養,最常見的恐怕是背離現實的說法。

安逸的生活過慣了,最怕的就是變成把自己的腦吃掉的海鞘。

所以獨立思考很重要,隨時都要帶在身邊。

最後的反思是,無處不在的霸凌。

對手無寸鐵的百姓動用武力鎮壓,毫無懷疑是殘暴。但是當阿福技安欺負大雄 (哎呀是否透漏年紀),多少大人會在意?甚至覺得應該適時導正,避免將來衍生出更大的惡意呢?

又想起胡晴舫《辦公室》的這個段落:

"你以為,打了領帶、穿上高跟鞋,人就會文明一些,不粗暴待人,可是,他們把不中意的人從自己生存空間消弭的直接方式,跟黑幫沒甚麼兩樣。差異只於見不見血而已。他們的自私,他們的貪慾,他們的狹隘心態,從來就不曾隱藏,不過他們更膽怯於承認自己的殘酷罷了。......我覺得可怕的是,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機會使用暴力、而且知道對方並沒有能力報復自己的時候,他往往毫不遲疑地去做。"

肢體霸凌容易被看穿,言語關係霸凌卻不容易被識破。

我最痛恨利用自己的優勢作為欺侮的工具,尤其仗著聰明才智,踐踏他人以抬高自身的行為。

戒之慎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包さん 的頭像
包さん

Bao's Minority Report

包さ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