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上海,就必得到外灘,你看連人家鄭如薇都這麼說了(不懂此梗的請找《荼蘼》來看)

那外灘該怎麼去?嗯... 就從南京路步行街走過去吧。

南京路步行街位於兩個地鐵站──人民廣場站與南京東路站──之間,為了去外灘走走,所以選擇坐2號線到人民廣場站下車,依著只是走沒幾步路就到啦!雖說是徒步區,不過還是有觀光列車、而且車次頗頻繁,像我媽走路都是看左看右但往前直衝、或是我為了拍照渾然忘我的,就要很小心,因為他們都不鳴笛的。

抵達上海的第一天,將近十五度的氣溫其實不會太冷,所以我們就不想坐車啦!

都說走路是認識一個城市最好的方式啊是不?

老實說這是我唯一算是有做的功課 

而且也沒有研究得很徹底,大概知道就是想體會何謂十里洋場就來這兒走走~

雖然說會被譏笑都是來看觀光客人頭啦!但是畢竟是第一次來上海哪,總是得來朝聖!

保存了各種不同風格的建築,讓這條繁忙的商店街增添了不少異國風味。

有點逛台北東區的既視感,不過道路寬廣的多得多,夾道林立的幾乎是大型百貨與專賣店,又或許是香榭麗舍大道?但又沒少了很多點優雅~哈哈哈 

除了逛大街,兩側的小巷子裡偶爾也會出現有趣的玩意兒~

也可以租禮服換裝拍照啦!但圍觀的民眾幾乎都對香車美人興趣缺缺,復古車拍完就閃人了。

招牌幾乎都是大大的中文,呃,簡體字。直接音譯有時候也滿有學問的,譬如「賽百味」(Subway),真是高手。

看到應該是荷著真槍實彈的武警 

親眼目睹這個圓柱(正確名稱?)真的會升降,我被老媽的驚呼惹得好奇心大起,接著發現是為了讓觀光列車過通過啦~頓時就沒有甚麼神奇之處了 XD

大大的「佐丹奴」,即使是使用了比較藝術感一點的書寫體,感覺還是很遜 

Zara不知怎麼喬的,「颯拉」小小的在第二行!老共談判竟然讓步?

世紀廣場旁邊有一棟很高的建築,外牆上竟然有超大溫度計!好的~當前氣溫13度!

廣場兩側剩沒幾棵的銀杏(其他葉子都掉光了),我們也是拍得很開心 XD

有紅有黃~也是好美呀!居住在四季分明的國度,真的滿幸福的欸~

其實沒甚麼逛街採買的話,步行街短短的幾公里一會兒就走完啦!

(老媽只對張小泉剪刀店有興趣,然後我們拍銀杏花了最久的時間...)

看到第二個銅像就知道步行區到此為止囉,繼續直直走就到期待已久的外灘囉。

遠遠的看到灰濛濛的電視塔... 嗯,雖然是陰天,但是空汙也是有點影響吧?

和平飯店南樓,現為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其實跟對街的和平飯店好像都有一段歷史故事... 只是我不認真沒有好好查清楚啦!網路上有人分享裡面的豪華裝潢,嘆為觀止,其實也有點想溜進去瞧瞧,不過高級飯店門口都有門僮啊,又不好意思詢問,最後就直接略過繼續前進外灘~

這,嗯,真的是空汙吧?也許是經過上回在北京的洗禮,這次來上海對霧霾感覺特別敏銳,連傳說中的「燒灼味」都聞到了!即使相對比較起來上海能見度尚可,但這種景象其實還是有點可佈。

外灘其實是一塊區域,南起延安東路,北至蘇州河上的外白渡橋,東面即黃浦江,西面是舊上海金融、外貿機構的集中地,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沿路幾十幢風格迥異的建築群。自上海開埠以後這裡就成為貿易金融中心的集散地,所以也被稱為「東方華爾街」。

又是荷槍的武警!上海治安是有多不好...

都說上灘值得白天與夜晚各造訪一次,完全是不同的風情。但是看這灰撲撲的天空... 太掃興了啦!

臨黃浦江面風極大,如果冬天來這兒禦寒小物可能還是要準備充足一點比較好~

近看黃浦江... 滿髒的,哈哈,不過因為天氣冷嗅覺失靈,不曉得有沒有味道 XDDD

這一片是高麗菜田嗎?但是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Google關鍵字竟然沒那麼容易,跑出來一堆寶塔菜!這次在上海超市也有看到,原名是羅馬花椰菜。發現不少人都對這『長得像高麗菜的植物』(到底是菜還是花)很有興趣,不過幾乎都沒有正解!

終於在我不厭其煩地交叉比對之後,答案揭曉:

這個呢,叫做 葉牡丹 或稱 彩葉甘藍、羽衣甘藍

根據網路上查到的資料,葉牡丹其實是高麗菜的改良種(好啦近親關係),只不過生長後不會結球、而且葉片呈一片片如牡丹,所以稱之葉牡丹。葉片在攝氏15度以下才會漸漸著色(原為綠色),然後日日擴大著色的範圍,直到深冬就變成一朵朵碩大而色彩鮮麗的『花』。想必再冷一些的時候,看到的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景!長知識了 

吹風吹得有點冷,而且飄起了小雨(應該是酸雨吧),所以我們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外灘牛』就折返啦。

目標南京東路地鐵站,在巷弄間穿梭時無意中發現這棟「上海醫療器材行業協會」,也是好西洋古典喔!不曉得在這一帶工作的上海人(或其他來自各地的人),每天上班前看到這些美麗的建築會不會心情特別好呢?不過感覺像在歐洲,實際上卻受到種種中共官方的限制...想起來好像也是有點五味雜陳。

就在隔壁有個小公園,又或許只是聖三一堂前面的綠化造景而已。發現幾株楓紅,興奮地狂拍,路人甲乙丙走過去還很狐疑地抬頭看我相機鏡頭到底是在瞄準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飽和度好像有點調得太過火了,自己看都覺得有點起了雞皮疙瘩 XD

那天聖三一堂前停滿了車,推測是有舉辦活動吧?本來想進去瞧瞧的,最後只透過枝枒間的縫隙遠望。

老媽在旁邊的落葉堆中發現了這一枝,決定撿回去做擺飾。又不曉得這樣拿著是否過不了地鐵安檢,費了一番功夫擠進後背包裡,還小心翼翼地護著避免被擠壓。過X光機掃描的時候還有點忐忑,不曉得不按牌理出牌的強國人會不會把枯樹枝當作凶器呢?幸好安全過關!

結果還是不小心折斷了分枝...

老媽幫它稍微固定一下後再擺放起來,小小的租屋處霎時間增添了不少人氣與溫暖。帶長輩出門有時候麻煩事不少,顧慮東又顧慮西,埋怨起來總是下一代受委屈,不過有時候也真的會有意外的驚喜,不一樣的樂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o 的頭像
Bao

Bao's Minority Report

B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